• 再次中秋

    2007-09-21

  • 正在值班,忽然间掰手指头一算,发现到这边已然半个月,遂在冻四人不偿命的空调中暴汗。

    半个月,除了对付小强和桑拿天,一直傻呵呵地一片平静。 

    昨日接到电话,听到爽子顺产的喜讯,莫名地突然鼻头酸酸,一直不给自己机会去触及的一种情绪开始冒泡。

    弟兄们,开始想你们了。

    想在干燥、火辣辣的北京夏天,拎一箱燕京,来一盘花生米,然后干杯。

  • 问候

    2006-11-07

    昨天刚刚接通网络。几天前刚刚找到房子。

    书桌还没有送来,床垫还在地上,一切一切,还在混乱中。

    香港现在的天气,穿多少都不热,穿多少都不冷。

    今天下午收到公司拨外线的个人帐号,第一个电话便习惯性地拨到4011。也不知道要找谁,就习惯性地问xy在不在。呵呵,其实没事,只想问大家好。

    窗外是维多利亚海湾,远处中银大厦在闪亮。最困难的几天过去了,只是,每天的输入法还在困扰着我所有的梦(公司电脑不能用紫光,只有最原始的微软,用惯的搜索引擎又不支持繁体!)。

    过几天,再说说这里的故事。眼下,我正在熟悉这边的编辑流程,差不多在做要闻实习生的工作(连软特都没开始),不同在于要把图像编进去,呵呵。

  • 从来处来,往去处去。

    与很多同龄人一样,青春岁月,在来来往往中度过。

    预见过告别北京的一天,终于来时,心头还是有些沉甸甸。

    1993年。艾敬一曲《我的1997》四处传唱,在我这里篡改成“1994,快些到吧,我就可以去北京啦!”上海,旧式公寓,从底层仰头上望,一户户晾衣服的四方铁架,叠成梯形,感觉自己如同压在雷锋塔下的千年白蛇。灵魂上路,生活必将在别处。

    那人挟一身北方气而来,对一教室高中生说起燕园。燕园从此成了我的梦园。他改变了我一生的方向,也许他一生不会知道。

    英国小说家毛姆说,对于有些人而言,在出生的地方,他们好像是过客,本乡本土的陌生感,逼着他们远游异乡,寻找一处永恒定居的寓所。远方,才是故乡。

    高考那年,上海制度改革,北大、清华、人大竟不在报考之列。然我心中发向北京的列车已经启动。志愿书第一栏全是北京,母亲不舍中带怨。

    1994年。那时北京的天还很蓝,东郊更多艳阳晴空。操场看台是我的心灵角落,上铺窗口,看人潮从我额头消失。寂寞,青涩,刻苦平凡。女生宿舍的友谊,分享过泪水与欢笑的人,终于成为一生挚友。毕业那年,与我最好的朋友约定,她要去法国,我要去新华社。最后,两个人都达成心愿。

    那时候,郎家园还是荒郊野外,通向市中心的小巴吆喝时喊“去北京、去北京”。每次从“北京”回来,在满天尘土中追赶312路公车。至今弄不明白,售票员,一般是中年妇女,如何在满车不留缝隙的人群中“扭”开一条血路,每站查票,且无一漏网之人。现在,郎家园可是CBD了。还有,从“小剧场之春”看到“之冬”的实验剧院,现在,旁边开出一片南锣鼓巷静吧。曾站在地安门外大街,打听“门”在何处,百花巷又在哪里,北京一夜,多情如我,总被无情的市政建设取笑。城祭,城祭!

    那时候,北京还很“文化”。实验剧、摇滚乐,崔健在法国使馆音乐会上骂娘。这些年,有条件看戏,也不用跑那么远路了,反而很少接触北京“文化”的一面。接触了,也很少感动。是我老了,还是北京衰了。

    1998年,从二外到新华社。两个朋友把我塞进“黄虫”,笑盈盈挥手作别。第一个星期上班就打瞌睡,被头头当场抓获。由此愤然:上班与上学的区别在于,后者可以逃课,前者无法逃班。

    一元一公里的“黄虫”很快销声匿迹,我在工作岗位上也变得安分守己,成为大家眼中的有为青年。2000年去埃及,2002年去加沙,刨去中东三年,我在北京整整呆了九年。

    “九”是个尴尬的数字。“十年”多好听。我是不是提前叛逃呢,终归有点缺乏耐心的意味。去香港的决定算得仓促,却不鲁莽。我们这一代人,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经历少了。时间在分分秒秒流逝。

    新华于我,终究还有一份深情。她也曾经是我的梦,我发奋追求的对象。人与人之间,难得的纯净关系,外面的世界里恐怕再无处寻觅。去人事局敲最后一个辞职图章,忽然发现办事的妇女戴眼镜伏案的样子很像我妈,竟站在那里潸然泪下。离开新华,何尝不像告别母亲。

    做大特稿的一年半,收获太多。做得越多,才知道自己缺得更多。倘若再多做一年,相信我的笔下会更成熟,更明晰。

    别了,新华。别了,北京。徐勇说,欣赏我“违背最初选择的勇气”。不,正因为我从来没有背叛自己的梦想,所以才会如此选择。

    每个人都有惶惶然的时刻,不知往何处去。可能有人,或者你自己,不断对自己说,不行,你做不到。但是,千万别放过希望之光,让梦想成为前进的动力。

    听说我走,许多人问“为什么?”Evita唱道:“And as for fortune,and as for fame, I never invited them in, though we seemed to the world, they were all desired.They are the illusion,They are not the solution.”

    名与利,是幻境,而非福祉。也许我会败得很惨,克服种种困难,有时候比一帆风顺的感觉更好。

    “我不认为,一夜成名会给人带来成功。我相信,一个人在努力工作,取得成功之后,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人。因为他从中得到正确的思想,它包含着对世界和宇宙的认识,他也因此能理解别人的错误,也能赞赏别人的成就……我希望在将来,首先是我的思想,其次是我的眼光,可以触动社会,也许你认为我有点想入非非,我希望保留我的自由。”这是马格南摄影师Ernst Hass的话,共勉。做一个真正的记者,做一个真正的人。(周)

  • 雁南飞

    2006-10-08

    前世,我是一只大雁。

     

    当我很小的时候,望着天上高飞的雁群,心中充满了憧憬。

    那是秋风吹起的一天,我奋力展翅,终于飞了起来。

    南飞的大雁从我眼前滑过,卷起的气流把我带上蓝天。回头望去,妈妈的眼中充满了泪水,我知道我的离去会使她心碎。

    妈妈却大声鼓励我:“勇敢地往前飞吧,飞得更高,更远。”

    向下看时,发现天是那么的高,地是那么的宽,景是那么的美,海是那么的蓝。人形雁阵云里穿,我在雁群最末端。

    幼小的我,有头雁的关心,雁哥哥雁姐姐的照顾。时而勇敢地面对风雨,时而快乐地嬉戏穿梭。模仿他们展翅的英姿,紧紧地跟在最后面。

    栖息的时候,大家把找来的食品分给我,让我感到在一个集体里的温暖。每当这时,我都会想起我的妈妈。虽然我离开了那个温暖的家,我又加入了一个新的家庭。

    我舍不得吃那些美食,我把它们放在一个地方,做上记号,好让后来的妈妈能够发现。虽然我远离妈妈的羽翼,我依然时时牵挂着体弱多病的她。我飞在前面,是为了能给妈妈找到更好的食物,为她找到更好的栖息地。

    雁群往南飞行的日子充满了紧张与快乐。在头雁的带领下,我们穿越风雨,飞过高山,跨过江河。我们在不断成长壮大,不断超越其它的雁群,同时也不断被其它雁群超过。

    我们是一个大家庭,为了不使任何一个成员掉队,头雁只能忘掉自己的能力,控制自己的速度。使我们的雁阵永远保持优美的队形,这样飞行的气流会使每只大雁都轻松飞翔。

    有那么一天,我那偶像的雁姐姐向另一群远去的大雁投去羡慕的目光。我们知道她要想飞得更高,呜咽的雁鸣表达了大家的依依不舍。还是头雁打破了那沉寂的气氛:“勇敢地往前飞吧,飞得更高,更远。”

    一瞬间,我想起了妈妈。

     

    今生,我变做一个爱哭的女孩。轮回的内容还是那么一样。只是每当伤心处,我只能做的,是那控制不住的泪水滴滴哒哒地往下淌。

     

    来世,无论我变成什么,我将永远记住这一切。那时,我不再哭了。(何柳)

  • 中秋节快到了,各位4011吃月饼的时候可别忘了举头望明月,低头想念远在黑非洲的两个4011――欧飒和荆晶。

    我们经常能喝到肯尼亚出产的新鲜咖啡,边喝边想念北京那些“有咖啡的日子”。还有谁在想念这样的日子,赶快到咱们的blog上来露个面。

    照片上还是一张张熟悉的脸,现在再来照这样一张全家福是否会少了谁,多了谁?少了的那些,祝愿你们在新地方生活得愉快,多了的那些,欢迎你们加入4011,祝贺你们回到4011。

  • 我也来了~~

    2006-08-01

        我在耶路撒冷向兄弟姐妹们问好!听说新鲜血液已经补给到位,应该是84、85年的小朋友吧。

        看到柳柳真情流露,我也回想起在组里度过的近3年美好时光,当然还有“徐太厨房”的美食。

        老大近期是否开发了新菜品?热切期待友情人士张贴一些特色菜谱。

        我的创意:奶油地瓜

        原料:地瓜 黄油

        做法:地瓜切片,薄厚适中。将黄油涂抹在地瓜片上,放入微波炉,大火5-8分钟。

        特点:甜香可口,营养丰富,简单易熟。

  •     真对不起大家,现在才来汇报。我当地时间18日早晨4点到的内罗毕,一切都很顺利。20号就开始上班拉,不过目前暂时寄居在招待所,还被招待所里的耗子把我买的水果啃了。。。

        北京真好,这里没零食吃,所以我总是饿,55555 无比想念大娘的粥 当然更想念大娘和兄弟姐妹们

        我的博客是shinyjing.blogchina.com 尽是记一些没有脑子的事情 但还是希望能常看到大家

       

  • 又送走一个

    2006-07-15

    昨晚又送走一个。

    有忧伤,更多期待。送荆晶期间,据说麻小燕子在CCTV-1亮相呢。

    荆晶跟男生合影都贴上来了,女生的似乎都象近身肉搏,算了吧。

  • 送荆晶

    2006-07-14

    昨夜雨急雷骤,别绪就着小酒,定好来年约,集体非洲寻旧。暗盼,暗盼,到时你肥我瘦。

    呵呵,欢送大美女出谷,相信咱组的平均“高度”不会因为你的走进非洲而受损,一路顺风!

    有照片的同志,赶紧来贴照片啊!那可是证据……

  • 歌一曲

    2006-06-22

    耗子曾奉献,半夜最好听

    工头

  • 虽然饭已经吃过,还是要好好地祝福一下。晓燕明天就要启程,敏敏不久也要出发。还好,敏敏那边有老公可以期待,晓燕也会与几个同龄人共事。期待,期待,诱惑我们一次次远行。

    田震的这首歌,送给组里所有要“飞”的兄弟姐妹,虽然你们没那么多愁绪。期待,期待,你们都有所期待。

    “朋友你今天就要远走,干了这杯酒,忘掉那天涯孤旅的愁,一醉到天尽头;
    也许你从今开始的漂流再没有停下的时候;让我们一起举起这杯酒,干杯啊朋友;


    朋友你今天就要远走,干了这杯酒,天空是蔚蓝的自由,你渴望着拥有,但愿那无拘无束的日子将不再是一种奢求;让我们再也举起这杯酒,干杯啊朋友;

    朋友你今天就要远走,干了这杯酒,绿绿的原野没有尽头,像儿时的眼眸,想着你还要四处去漂流只为能被自已左右,忽然间再次忍不住泪流;干杯啊朋友……”周星星